TMR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TMR网 门户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业内专家探寻奶产业一体化发展新模式

2010-7-28 21: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2| 评论: 0

摘要: 刘成果(左三)、王银香(左二)、徐广义(右二)、李正洪(左一)、郭树森(右一)在进行座谈。图为奶牛饲养场。图为奶牛放养区。  对话人———   刘成果:中国奶业协会理事长   郭树森:河北省奶业管理办公 ...

 

刘成果(左三)、王银香(左二)、徐广义(右二)、李正洪(左一)、郭树森(右一)在进行座谈。

图为奶牛饲养场。

图为奶牛放养区。

  对话人———

  刘成果:中国奶业协会理事长

  郭树森:河北省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徐广义:辽宁辉山控股集团副总裁

  李正洪:内蒙古奶联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王银香:山东省磐石办事处五里墩行政村党支部书记、山东银香伟业集团董事长

  策划人———

  李 力:本报产经新闻部副主任

  模式之一

  “把牛集中到一起,统一管理”

  刘成果:奶产业一体化不是指奶业组织方式的一体化,而是指利益连接的一体化。只有利益连接形成了一个整体,奶业才能够持续健康地发展。

  现在国际上实现一体化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是产业链内部形成一体化,像欧美、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等。他们的主要做法是把奶牛的饲养者奶农、牧场主组织起来,形成合作社。在合作社的基础上,每个牧场主、奶农都作为股东共同出资去兴建乳品加工厂。加工厂组建以后,收购这些股东的原料奶,通过加工、销售形成利润,把这个利润的一部分再返还给这些股东。

  还有一种形式,就是采取政府宏观调控的方式实现一体化,比如加拿大、以色列。目前我国奶产业的实际状况与这两种方式都有差距,我们的合作社刚刚在兴起,还不够成熟和规范。

  李正洪:对,您说的没错。我们现在的公司叫奶联社,这实际上是合作社的一个雏形。我们把奶农的牛通过奶联社都集中起来,统一饲养,每个奶农既是奶联社的社员,也是股东。

  我们现在做的工作还主要局限于产业链的前半段,因为有一个实际情况,那就是奶业发展很快,这就导致了我们目前的生产资料非常分散。因此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样能够在奶业发展到一定时期以后,把分散的资源整合起来,把农民做不好的工作由我们企业来承担。

  经过探索,我们现在正着力做好这几件事情。首先我们整合农民的奶牛,也就是生产资料的整合;其次我们还整合农民的土地,因为畜牧业的基础是农业。第三就是把不种地、不养牛的农户集中起来,整合成为我们的产业工人。

  刘成果:去年你们人均红利能达到多少?

  李正洪:现在,我们每年都有奶农入社,一头奶牛一年的纯利润在1000元到1500元左右。我们租农户的牛,可以把他们的劳动力解放出来,他们可以再去就业,再挣一份工资。此外,养牛的风险投入是由我们企业来承担。通过这些方法,我们快速地把周围散养的农户给整合起来了。

  刘成果:你们现在整合了多少奶牛?涉及到多少农户?

  李正洪:目前我们在建的牧场一共是25个,奶牛大约有25000头至30000头,涉及到农户8000多。

  刘成果:你们的这个模式之所以是成功的,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实现了饲养的专业化。你们把奶业的资源、要素都整合在一起,大大提高了资源的有效利用率。二是实现了机械化生产,机械化挤奶,提高了奶的品质,提高了工作效率。三是实现了科学管理、科学饲养,使得奶农得到的收益要比他自己养牛挣得多,这就调动了奶农入社的积极性。

  你们的效益好来自几个方面,一是奶的产量提高了,在集中饲养的环境下,每头牛每年可增产1吨左右,也就是增产增效。二是由于你们实现了规模化,牛奶的质量上去了,脂肪和蛋白质含量都提高了,菌群数下降了,这样你们的产品价格自然也就上去了,也就是提质增效。

  李正洪:您说的没错,现在伊利收购我们的奶,每公斤可达到三元五角左右。如果是散户自己饲养的话,每公斤就两元钱多一点。

  刘成果:你们的做法实质上就是提高了奶农的组织化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再去和大企业对接,你们之间就能够形成一种稳定的购销关系,这样奶农的利益就有保证了,这是在向一体化的方式过渡。

  李正洪:所以我们还得继续努力。

  刘成果:你们的做法是一种探索,而且很成功。

  李正洪:我觉得,做这个工作最根本的是要确保农民的利益,无论是在整合土地、奶牛,还是劳动力的时候,都首先要考虑到农民是否能够增收。出于这一原则,我们现在建设牧场的速度赶不上奶农入社的速度。

  模式之二

  “在统一的小区内,让农民自己养牛”

  刘成果:王银香这边,是另外一种模式。

  王银香:对,我们这儿是企业调控,包括养殖、加工、销售。刚才刘理事长说有的国家是政府调控,我们的模式有点类似。记得我们企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曾号召农民分散养殖,但随后我们很快就看到了分散养殖的弊端:农民难以实现科学养殖;再一个挤奶、饲草、饲料难以形成规模;另外农民也难以组织市场销售;防疫方面也欠缺,等等。这些都极大地制约了奶业的集约化发展,因此我觉得,只有实行一体化才能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这个企业的发展一直采取的是集约经营,刚才李总说他们那儿是把农民的牛集中起来,我们这儿是农民自己养自己的牛,但是必须进我们统一的养殖小区。

  刚才李总的那个观点很对,你要叫农民养牛,必须考虑农民养牛的利润,他们有了利润,才有积极性,大家养牛有积极性,奶业才能有发展。另外我认为要建立两个体系,一个是建立防疫体系。奶品质量是特别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们企业必须从源头上严格控制食品质量,农民如果想带牛进入我们的养殖小区,必须通过三次检疫,三次检查后这个牛很健康,才能打上疫苗,并带入隔离区,在隔离区养殖三个月以后再检查,没有疾病才可以进入养殖小区。在进入小区以后,一年还有两次的定期查体,如果发现有什么疾病,就要强制淘汰。这样通过三五年的努力,我们的养殖小区里面就没有什么疾病,如果一旦发现苗头,就马上动作、彻底清除。再一个就是建立饲养体系,我们全部跟农民签订了种植合同,一签就是30年。

  刘成果:你这种模式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

  王银香:嗯,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在摸索。过去也曾跟国外的一些专家探讨过,我们也吸取了国外的一些好的经验。但是,毕竟中国和外国的国情是不一样的,中国是人多地少,因此我们必须采取集约的手段,把有限的资源充分地利用起来。

  我们公司现在实行“五个统一”: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饲草饲料、统一防疫、统一挤奶。“四个配套”,水电配套、道路配套、技术配套、绿化项目配套。农民带着牛在里面养就行了,公司给提供草、提供料、提供防疫配种、提供挤奶等服务。营养配方这块,我们有专门的动物营养师。此外,我们有自己的饲料加工厂、防疫体系、育种繁育体系,挤奶、加工、销售都是由我们企业自己控制的。

  刘成果:银香的这个模式,有什么特点呢?首先,它的主体是做乳品加工的,但是它在奶源上下功夫,不仅组建了自己的奶源基地,给奶农提供牛舍、挤奶厅等各种设施,让奶农安心地在它这儿养。而且在价格问题上,它的企业调控也能够保证奶农得到合理的利润,这样,它就把奶源给稳定住了。

  郭树森:你们那儿有没有出现抢奶源的情况?

  王银香:抢不走,因为我跟奶农有着很紧密的关系,刚才刘理事长说了,我给他提供全套的技术服务,并且我提供的质量是最好的,价格是最优的。饲草、饲料的质量是最好的,另外配种、防疫我们都不收任何费用,这是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优势。

  在饲料这块,我们经常请专家到我们这里做指导,目前我们自己有七个饲料配方。我们的饲料没有任何添加剂,全是营养搭配的,这使得我们的牛产奶水平一直很高。这十几年来,农民在我这里边养牛的,一头牛一年的净利润没有低于2000元的,高的能达到6000元到8000元,所以现在在我那儿,农民都排队进我们养殖场养牛,现在报名登记的已经排到2011年底了。

  我觉得养牛这个行业,诚信是最主要的,无论是在哪个环节都要有诚信。作为养牛企业也好,加工企业也好,每个人都要有一种道德的理想。该赚的钱要赚,不该赚的钱就不要去想它。

  刘成果:你说得很对,没有道德是干不了奶业这个行业的。这是个道德行业、良心行业。

  模式之三

  “实现养殖、加工、销售一体化”

  刘成果:还有一种模式是自己加工自己养殖,这种模式更趋向于一体化了。

  徐广义:我们辉山乳业原本是一个以农垦为基础的、拥有60年历史的乳制品企业,这也是我们的养牛历史。刚才刘理事长比较全面地讲了奶业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意义,我非常认同。奶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不仅环节多,而且各环节间的依存度高。在不同的阶段,经常会因为各环节的利益分配不均而造成矛盾,只有真正地实现一体化才能化解这些矛盾。

  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中,各个环节,特别是在上游的养殖业上,出现了不同的发展模式。我们现在要探索的问题就是,到底什么样的模式才能实现真正的一体化?什么样的一体化模式更适合于中国奶业的发展?刚才刘理事长也提到,我们中国的奶业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奶业有所差距。国外的经验表明,只有一体化发展,才能够真正化解产业链条的矛盾,这也是我国奶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或者说必由途径,只有一体化才能让我们在确保奶业安全的情况下去满足市场的供应,促进整个产业链条的和谐发展。

  2000年以后,中国奶业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阶段,那时候对乳品企业来说,我们面临着一个十字路口,那就是到底是花钱去打市场,还是去抢奶源?当时,在进行了全行业、全方位的考察后,我们制定了一个企业中长期的发展战略,那就是把80%的资金都用在了养牛上,我们把自己的这种模式称为自营牧场模式。也就是说从基础设施建设,到奶牛的购置,员工的聘用,完全由企业自营。这种一体化就避免了刚才刘理事长提到的两层皮问题。我觉得这样对乳品企业来说,能够得到一个更加稳定、质量更加有保障、成本更容易控制的奶源。对整个产业来说,也更适合于现阶段我国奶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可持续发展。

  刘成果:你们的思路非常好,你们是做乳品加工的,但同样非常重视奶源建设。正是因为你们遵循这个规律,所以随着乳品加工规模的扩大,你们自营牧场的数量也逐渐增多,饲养规模逐渐扩大。我记得你们有三十几个牧场,五六万头牛了。

  徐广义:对,目前我们已成为国内较大的奶牛养殖公司。目前有些人对养牛抱怀疑的态度,不知道这个行业利润有多大,或者认为风险比较大。其实,养牛业是一个有利润的行业,如果模式找对了,技术跟上了,再加上有信心,这个行业是相当有发展的。

  刘成果:你的模式确实跟他们前两位的不太一样,你不直接跟奶农发生任何关系了。

  徐广义:我们现在已经转制成民营企业了。

  刘成果:你们这几种模式都有借鉴、指导和示范的意义。辉山的自营牧场模式,就和有的奶业大企业发展思路不一样,你们是从奶源抓起,然后搞加工。但有的企业,不养牛,不建牛场,先建工厂,没有工厂先打市场,这个路子就走反了。

  徐广义:我们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这么走过来的。

  王银香:我觉得在实现一体化方面,我们三个企业各有千秋。我觉得奶业一体化模式是什么样子的,要根据当地的资源、环境综合考虑。但是有一点是必须要保证的,那就是利益分配要均衡,再有就是要把风险降到最小化程度,这都需要靠一体化来解决。

  模式之四

  “统一制定指导价格、统一签订合同”

  刘成果:请河北省奶业管理办公室的郭主任说说你们省的情况。

  郭树森:作为一个政府的行业管理部门,从2008年以后,压力很大,工作量也很大。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奶业的发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我们从那个时候所开始做的,就是今天咱们谈的一体化问题。我们也找过一些专家给我们出谋划策,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要实现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一体化,我们确实也是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2008年底,我们的规模化养殖比例达到了60%,2009年底达到了80%,2010年实现了100%规模化养殖。另外我们还积极进行奶站整治。

  刘成果:现在整治的效果怎么样?

  郭树森:从原来的2000多个整治到现在剩1900多个了,只要是不符合要求的,我们就一定给它关掉。我们做的另外一项工作就是,由乳品加工企业经营管理奶站,使奶站慢慢成为乳制品企业中的一部分。这样的话,乳品的质量就有保障了。2009年年底,我们实现了100%的奶站由乳品企业来经营管理。

  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样深化乳品企业经营管理奶站,因为一体化说起来比较容易,但是真正做起来还是有很大的难度,乳品加工企业要考虑自己的利益,而作为我们政府部门来讲,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奶农的利益,这就牵扯到双方的利益分配问题,如何让双方都得益,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今年4月1日到5月15日,是我们的“执法月”,我们所做的主要工作是怎么调节和平衡生鲜乳收购站跟乳品加工企业之间的关系。我们的做法主要是规范合同,根据农业部和国家工商总局推荐的一个合同示范文本,签了有效的合同以后,我们再进行三方备案,也就是说乳品加工企业、收奶站、县主管部门这三方备案。我们政府从宏观层面上对这个事情做了规范,成立了一个奶价调节委员会,由物价部门、行政部门、企业还有奶农参加。价格我们也不是刚性的,只是一个指导价。

  刘成果:现在各省份形成的指导价格虽不是刚性的,但是能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如果哪个企业的价格要是明显低于指导价,那么就会遭到行业内其他企业的谴责。

  王银香:你们那儿的指导价是多少?

  郭树森:我们河北省的收购价一般是每公斤三元二角到三元五角,在奶农手里大概是两元八角左右。

  刘成果:两元八角也可以了,奶农手里还是有利润的。河北省在奶业治理整顿上下了大功夫,通过治理整顿来促进规模化发展,探索一体化的实现形式,这种方式,就是一种价格的形成机制,他们采用定期公布指导价的方法;第二就是规范收购合同,他们的签约率达到100%,有了这个合同,他们就通过执法宣传检查来进行监管。通过这两种方法,政府就能保证各个环节的利益达到平衡,最终实现一体化发展。虽然调控力度还没有那么大,但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

  王银香:其他省份是不是也有这样做的?

  刘成果:其他的省份在价格形成机制方面也有进行尝试的,合同签约方面也在做工作,但是没有他们的效果明显。他们之所以能有现在的效果,一个是他们签合同的面宽,达到了100%;再一个执行合同时有人去监管,这就保证了政策的实施力度。

  文/本报记者 李 力 常 理

  妙语集锦

  一体化是医治目前奶业所有病症的良药,是解决目前奶业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构建奶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的重要举措。 ———刘成果

  作为政府部门来讲,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奶农的利益,协调好奶产业链条上的利益关系,保证各个环节的利益达到平衡,最终才能实现一体化发展。

  ———郭树森

  农民手上的资源,一旦经过合理的配置和利用以后,不仅可以大大增值,而且可以把在农业、畜牧业上丢掉的利润空间补回来。 ————李正洪

  养奶牛的周期比较长,没有三年的时间见不了利润,因此发展奶产业必须要有持之以恒的精神。而且要让农民实实在在得到实惠,这样整个产业才能发展起来。 ———王银香

  我们一直秉承的经营理念就是用心养好牛,有了好牛才有好牛奶。

  ———徐广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德铭斯基 ( draminski )

TMR Inc. ( 京ICP备11012643号 )

GMT+8, 2020-2-28 11:10 , Processed in 0.02542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