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R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TMR网 门户 新闻资讯 国内资讯 查看内容

成人世界没童话 太子奶或“被破产”

2010-7-28 21: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8| 评论: 0

摘要:   虽然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对于太子奶的创始人李途纯来说,他只能无奈地感叹,“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  6月1日,记者从太子奶的一位债权人处获得了一份名为《重整申请书》的文件。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邢珂铭律师 ...

  虽然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对于太子奶的创始人李途纯来说,他只能无奈地感叹,“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

  6月1日,记者从太子奶的一位债权人处获得了一份名为《重整申请书》的文件。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邢珂铭律师分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只有当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权人才能向法院申请重整。

  也就是说,一直身陷困境的太子奶,正在进入破产程序。在此之前,花旗银行曾在开曼群岛大法庭申请对太子奶进行清算,由于不符合国内法律未果。

  太子奶再次“被破产”

  对于太子奶的债权人来说,这是一份意外的文件。

  6月1日上午,多名太子奶债权人向本报证实,收到了高科奶业发出的《重整申请书》。这是一份发给多名债权人的不完整文件,申请人、申请时间、债权款数等明细均未填写。

  一位要求匿名的债权人透露,5月中旬就收到了该文件,高科奶业建议债权人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高科奶业要求我们去法院申请破产,并要求我们签字,我们当然不愿意。”上述债权人表示,如果申请破产,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债权无法得到保证,这和当初由政府部门成立高科奶业托管经营的初衷并不相符。

  知情人士透露,高科奶业目前正在回收债权人签署的《重整申请书》,还没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破产申请。6月1日下午,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邢珂铭律师分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才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

  债权人普遍不愿接受

  对于高科奶业的做法,本报采访的多名债权人均表示不满。

  “太子奶出问题后,政府成立了高科奶业托管经营,我们非常支持。”株洲本地一位建筑工程的债权人说,对高科奶业经营一年后,却提出破产的要求无法接受。

  “如果太子奶破产,我们的企业就得倒闭。”一位包装生产线的供应商告诉本报记者,一共和太子奶集团产生了800多万元业务,欠债200多万元,不能接受高科奶业想让太子奶破产的想法,已经赶到株洲交涉。

  本报掌握的一份《资产租赁合同》显示,从2009年1月20日起,高科奶业租赁株洲太子奶、湖北太子奶、成都太子奶、北京太子奶等4个工厂。同时约定,高科奶业承租产生的利润作为租金支付给出租人,出租人再将利润还债。

  “刚开始,还了2%的债务。”株洲本地一位建筑工程的债权人说,到2009年底则称经营不善,但仍按千分之三还了债务,“现在却告诉我们应该去法院申请破产”。

  虽然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对于太子奶的创始人李途纯来说,他只能无奈地感叹,“成人的世界没有童话”。

  6月1日,记者从太子奶的一位债权人处获得了一份名为《重整申请书》的文件。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邢珂铭律师分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只有当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权人才能向法院申请重整。

  也就是说,一直身陷困境的太子奶,正在进入破产程序。在此之前,花旗银行曾在开曼群岛大法庭申请对太子奶进行清算,由于不符合国内法律未果。

  太子奶再次“被破产”

  对于太子奶的债权人来说,这是一份意外的文件。

  6月1日上午,多名太子奶债权人向本报证实,收到了高科奶业发出的《重整申请书》。这是一份发给多名债权人的不完整文件,申请人、申请时间、债权款数等明细均未填写。

  一位要求匿名的债权人透露,5月中旬就收到了该文件,高科奶业建议债权人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高科奶业要求我们去法院申请破产,并要求我们签字,我们当然不愿意。”上述债权人表示,如果申请破产,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债权无法得到保证,这和当初由政府部门成立高科奶业托管经营的初衷并不相符。

  知情人士透露,高科奶业目前正在回收债权人签署的《重整申请书》,还没有债权人向法院提起破产申请。6月1日下午,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并不清楚此事”。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邢珂铭律师分析,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才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

  债权人普遍不愿接受

  对于高科奶业的做法,本报采访的多名债权人均表示不满。

  “太子奶出问题后,政府成立了高科奶业托管经营,我们非常支持。”株洲本地一位建筑工程的债权人说,对高科奶业经营一年后,却提出破产的要求无法接受。

  “如果太子奶破产,我们的企业就得倒闭。”一位包装生产线的供应商告诉本报记者,一共和太子奶集团产生了800多万元业务,欠债200多万元,不能接受高科奶业想让太子奶破产的想法,已经赶到株洲交涉。

  本报掌握的一份《资产租赁合同》显示,从2009年1月20日起,高科奶业租赁株洲太子奶、湖北太子奶、成都太子奶、北京太子奶等4个工厂。同时约定,高科奶业承租产生的利润作为租金支付给出租人,出租人再将利润还债。

  “刚开始,还了2%的债务。”株洲本地一位建筑工程的债权人说,到2009年底则称经营不善,但仍按千分之三还了债务,“现在却告诉我们应该去法院申请破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德铭斯基 ( draminski )

TMR Inc. ( 京ICP备11012643号 )

GMT+8, 2020-2-23 02:50 , Processed in 0.02983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